“真”须当头
2020-07-11 16:15:37
  • 0
  • 2
  • 10

“真”须当头

        刚过高考,勉县轻生跳江高三女生被救起,汉中跳楼高三女生、南郑跳楼高三女生,让生命画上句号。鲜活年轻的生命,给追求“分数”的家长、社会、学校、专家、官员们,能否在热衷状元的思维中惊醒,直面学校育人环境生态多维元素的缺乏与主科占去所有时空的错误做法中幡然醒悟,还校园学科教育的平等学科地位多维育人功能,将学科作业限制在校园内还生活教育家庭教育给家长,建设理性的家庭生活教育空间及可实施的内容。还社会活动实践课堂给社会,让生存知识学习在大自然里社会里旅行中多维碰撞中实践中。不是一个人对“分数”追求说不,而是学校,家长,社会、专家、官员均对分数说不。还高校招生权自主,招取方式自定,可模仿世界名校,可寻求国家帮助,但绝不应该国家包办。在学会招生选材—伯乐选千里马中独立成长进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人才常有而选材的高知教授不常有,为高校多出伯乐式的教授建设高水平大学,国家也该放手高校自主招生了---长不大的高校本身就是国家包办的结果,在染血的分数里,把高校伯乐人才建设提上大学建设进程。

       每年高考前后、总有在压力下崩溃的学生,轻则抑郁、再者如今年考场撕别人答题卡、自杀等等,为什么?是这一代脆弱了么?没有人去寻求深层次原因。事实上高考仅仅是几门主科的考试,却改变了学校学科教学的原始生态,本该学校内各科平等的育人功能及课程时间设置,被三六九等化了,考试科目占尽学校课时,其它副科可有可无,仿佛其他学科的育人功能不存在似的。然失去其他学科的教育调节功能体育的健身与毅力运动技能学习,眼睛近视了,体质肥胖了,体能特异了。失去音乐美术缺少了美的欣赏能力休闲调剂情绪释放,身心脆弱了。主科分数的压力下人格畸形身心不健康了,缺乏校园其它营养成分健康养成。更过分的主学科作业成了家庭作业,侵占生活教育空间,休息空间缺少生活休息知识滋润,相反备考得熬夜。放弃生活知识学习,周末休息。几乎占去了学生除吃饭外的全部时空。然而主科学习又不能包罗所有知识,在这种侵占生活休息时空的学校家庭社会运作模式下,抑郁发生、身心畸形,自杀发生等这似乎成了必然--这是偏营养仅主科教学独占育人空间高考引领下的学校教育畸形分数追逐的必然现象。

        坏事中醒悟,就可变为好事的转机,需要的是直面事实,求真务实的勇气。从分数中解放。真字须当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